Thursday, May 17, 2012

当我吃了一口垃圾



是的,真的是垃圾,从欧洲的大的垃圾桶里把黑色的垃圾袋拖出来,和七手八脚的各肤色人等一起把里面的食物翻出来,吃掉。我吃掉的是一块包装完整年底才过期的巧克力榛子威化,味道很棒。
带我去的朋友是一个波兰女生,是我社会学英语的同班同学。很少在课堂上见过她,西班牙的课堂,尤其是这种类似于讨论课的文科课程,基本上就像一个幼儿园,孩子们说坐在桌子上就坐在桌子上,不舒服了就席地而坐开始讨论加泰独立是不是件靠谱的事情。我和她就是在这种稀里哗啦的氛围中认识的,本来说好一起做关于歧视的presentation,后来由于同学们对中国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烈了,我就和我的中国同学把她和一个极度讨厌其总统的智利男abandon了。在这之前,对其所有的印象就是一个画满了印度风格图案的大大的硬皮本子,和永远上不去的领口。
根据老师的安排,她在我后一个做展示。讲完关于歧视的问题之后,她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次她去一个超市外边回收食物,一个警察以为她是乞丐,就给了她5欧。她说也许她是一个黑人的话警察就不会这样对她了,normally应该是把让她把地上收拾干净之后走人。我当时完全没有抓住她的点,只是对翻垃圾想的事情十分好奇。于是下课冲过去,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回收食物的地方?她笑得特别开心,没问题啊,下次我再去的时候我会给你发邮件的。
事情就这么结了。经过一系列各种收不到和没发出的邮件的折腾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去了。我什么都没带,只是贸然的过去,老远就看到在图书馆门口站着一个女生背着一个很大的登山包,夹着一个巨大的硬皮本和摇摇欲坠的领口。她告诉我说所谓回收食物就是把还能吃的食物从垃圾里回收出来,加工一下吃掉。我脑袋里面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地沟油”。我问她你怎么能保证食物的新鲜可食用?回收的食物要送到哪些机构去?他们会怎样处理,然后怎样分发给需要的人?她像看一个小学生的表情看着我,一边笑一边说,组织?没有什么组织,我自己吃的,只是一个life style而已,哪里需要组织啊。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的胃并不比你的强壮,你看我活的好好的,你看到的事物不会有什么disgusting的,去了你就知道食物有多么的好,我们平时是多么浪费。When I found some vegetable, I usually feel really happy cause I rescued them.
我们在plaza catalunya附近一顿暴走,在一个超市的后门停下。门开了出来了一个摩洛哥的老人,跟她聊了很久,指着我问,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中国人。朋友啊?啊,朋友,呵呵。我很囧的坐在旁边,用暴搓的西语搭着讪。波兰妞发现我的西语实在是太不给力了,用英语告诉我,他是我的朋友,每次有甜点的话他都会给我留着。因为我总是挤不进去,你想想八个人围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没有照明是个什么状况。
后来我知道,就是这个状况……
八点半,超市开始往外扔东西,不过今天比较幸运,来的人不是很多。大家齐心协力把黑袋子搬出来之后各取所需。我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直到一阵风卷残云之后地上分类堆好了各种蔬菜,豆角蘑菇青菜一应俱全。我拿了两盒蘑菇和两棵青菜,包装完整,新鲜没有任何发干的地方,未过期。因为是刚刚从超市里拿出的蔬菜,垃圾箱并没有很臭或很恶心。之后我又和她一起去回收了一些甜品,见了她的墨西哥男朋友。
回学校的路上她告诉我,其实回收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你不忍心看那些蔬菜就变成垃圾被扔掉。很多人也在回收,部分是因为没有生活来源买只能靠这个生存,另一些就是当你知道人类在浪费的时候,你还去超市买,心里面就会对这样的过剩有点隐约的不忍——你怎么忍心看在阳光下努力生长的蔬菜,就这样被抛弃,他们还很好。
我问她你信宗教么?她说不信,但是自己是因为对印度文化着迷,看了印度教的一些东西之后才变成素食主义者的,也许宗教对自己的行为会有一些影响吧。不喜欢吵闹的地方,巴塞罗那往往让她觉得自己有点迷失,于是从房子里搬去squatting,又从市里的squatting搬去郊区临近学校的一个小村庄住,那里有猪有鸡甚至有鹿跳过,让她想起了自己童年在奶奶家的样子。
我不知道人类的文明发展到现在生产过剩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了,我只是一不小心踏进了另一个不为我所知的安静的世界。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里,有一些没有宗教的苦行者在践行者一些简单但是笃定的信念。她喜欢住在squatting里面,因为里面经常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会有人做workshop,学各种技艺,大家回收的食物一起分享,每人会拿一个纸盒,把回收到的食物平均分配。现在她自己住了,村子里的人会和她一起生活没有当做外人。可是人情总是在另一个时候表现出奇怪的颜色,比如村子里的一栋房子着火了,住在里面的老人在睡梦中被烧成灰烬。大火过后有人将他的遗物偷走,只留下了一些没用的木板。她去看了烧毁的房间,说那是画板,没有人知道那个老人生前是个画家。她把画板拿出来,画好了画,从新放好作为怀念。
写到这里,我对我这篇有点语无伦次的日志表示道歉。我脑袋里面冒出了一些奇怪的词组,乌托邦,太平天国,人类,组织……我不是哲学的高手,更不是政治学的学究,不管他人如何解读这种生活方式,也许看起来太虚无,太无责任感,我只能说我深深地被感染了。感觉自己不甚清晰的价值判断正在逐渐清晰,人也在慢慢的沉淀下来。绚烂的东西太多,灿烂的东西太盛,从巴黎的老佛爷出来感觉自己从一个有一点无所适从宫阙掉进了尘世,现在又觉得自己从尘世掉进了另一个静谧古朴,我想了解更多的世界,感谢我的好奇心又给了我惊喜,又给了我世界更淡然更美的一面。

可爱的垃圾桶
新鲜的青菜,比我很多时候买的还要新鲜
这锅面里的蘑菇和青菜都是回收的,试吃无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